首页 > 体育中心

这位著名病毒学家带来多个重要国际委员会信息
2020-03-18 00:59:04

  “这是2020年1月18日,我乘坐的航班,从武汉飞往新加坡的登机口,没有人戴口罩。”9日,著名病毒学家、澳大利亚技术科学与工程院院士、华东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特聘教授王林发,通过线上方式向3.5万名师生展示了对比照片。另一张不同来源的照片则是1月31日武汉最后一班直飞新加坡的航班登机口,从空姐到旅客,队列中的人全部戴了口罩。

  原来,王林发今年1月14到18日在武汉出差,返回后居家隔离了14天。期间,包括中国春节在内,他在书桌上与世卫组织(WHO)进行视频会议,在沙发上用小桌板为《柳叶刀》(Lancet)杂志撰写述评……

  当天,“云端共奋斗 人生是课堂”华东师范大学2020春季学期在线教育第一课开讲,从生命科学、心理科学到运动科学,多位科学家共上这一堂课。除了王林发院士外,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杜冰、钱旻,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教授席居哲,体育与健康学院教授汪晓赞都上线授课,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研究员梅兵和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旭红,也分别以校党委书记和校长身份上课。

  作为华东师大1977级生物学系校友,王林发现在新加坡“杜克—新国大”(Duke-NUS)新发传染病项目担任首席科学家。目前,他参加了多个重要的国际委员会,包括WHO《国际卫生条例》和突发事件委员会、WHO新冠病毒试剂和交叉反应咨询组和新冠病毒疫苗推进工作组,以及世界动物健康组织(OIE)新冠病毒专家组、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 )疫苗快速研发评审专家组,也是新加坡新冠病毒应对专家组的核心成员。

  王林发为母校学子带来国际病毒学界最新权威信息,也梳理了新冠肺炎疫情来龙去脉,尤其进行了科学家溯源求真的探索。

  最初,人们追问新冠病毒肺炎是不是SARS?他表示,其实,新冠肺炎大部分患者的症状并不严重,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就不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但是,新冠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有80%的相似性。

  他解释,病毒分类学中也有科、属、种,而它们都属于SARS相关的冠状病毒(SARSr-CoV)。“所以,它们又是同一种病毒, 但属于不同的病毒株。”他说,病毒的命名是非常复杂的过程,目前官方疾病名称变成Covid-19,病毒名称则是SARS-CoV-2。

  很自然,所有人都希望确定病毒的真正来源。目前,新冠病毒与蝙蝠中的其他病毒相似,提示新冠病毒可能来自于野生动物。而对于大部分蝙蝠来源的人畜共患病毒来说,还需要一个中间宿主将病毒扩增和传染给人类。

  作为参与了过去25年里所有重大新发传染病研究的专家,王林发例举了多种人畜共患病的“病毒史”。譬如澳洲的Hendra病毒,从蝙蝠到马再到人;又如马来西亚的Nipah病毒,从蝙蝠到猪再到人;中东冠状病毒,从最可疑的蝙蝠到骆驼再到人……而此次新冠病毒,也从最有可能的蝙蝠,到某种动物,再到人。王林发认为,这种动物极有可能是哺乳动物。“根据近年来应对人畜共患病的经验,对此应当采取国际通行的‘同一健康’策略。”他指出,“病毒的中间宿主在不断变化,如果我们不改变食用野生动物的饮食习惯,新冠肺炎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新发传染病。”

  “新冠病毒的直径只有125纳米,大概是我们头发丝的1/400,它的结构也非常简单;相比之下,我们人类由超过20万种不同的蛋白,40至60亿万个细胞组成,如此复杂、强大的人体怎么会被小小的病毒打败?答案就是:瞒天过海、借刀杀人!”在课上,华东师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上海市调控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杜冰也表示,不论是SARS病毒还是埃博拉病毒,仅从上世纪30年代至今,从蝙蝠中分离到的病毒就超过100种。他告诫说,“不仅不吃野生动物,还要避免接触野生动物。”

  截至发稿时,记者了解到,新学期,华东师大今天开始的在线教学共3985门次,包括本科生2758门次,研究生1227门次,2500多位教师将通过大夏学堂、超星等校内外在线教学平台及微信群、钉钉群等社会软件平台实施在线教学。在线授课教师中,有9名外籍教师在国外开展在线教学。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声明:依据国家《互联网管理规定》,本网站禁止发布任何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的内容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